您的位置 > 首页 > 景区民俗 > 人文民俗 >
菊花情
作者:小编来源:秦岭山妹子发布时间:2016-12-14 15:47:08浏览次数:20
   菊香一大早在镜子前梳妆打扮,描眉画眼,新烫波浪头发松松地散落在肩头,两耳发鬓别了个精致的小发卡,整个人显得端庄,典雅,清丽。穿一件黄绿相间的格子旗袍,金黄色的领口镶边,草绿色薄毛衣外搭,这套衣服是专门为这次同学聚会准备的。二十五年的同学聚会,且是92级三个班大联欢,她可不能输给其他女同学。

   菊香的出现果然让所有人眼前一亮,她是唯一一个身穿旗袍的女生。大家的目光聚集于她身上,她脸上始终挂着恬静的微笑,从容大方地与同学们一一打招呼。 

  这次组织者一班的大刘给菊香泡上一杯茶,并殷勤地介绍:“这是我带来的金丝仙菊,一朵就好!9层花瓣,味道甘甜,一喝就忘不了。”

  “金丝仙菊”?听到这个名字,菊香莫名心头微微一颤,看着这朵金灿灿的菊花在杯子轻轻游荡,9层花瓣,随着水的浸泡慢慢绽开,一股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!

   菊香端起水杯,轻轻晃了晃杯子,看着如蝴蝶煽动翅膀的花瓣微微颤动。她轻轻抿了一口,正如大刘所说:甘甜可口、气味芳香、回味无穷,真可谓:看着美,闻着香,入口甜,整个人心情荡漾。菊香一直喜欢喝茶,可喝这么有品味的茶还真是第一次!

   大刘说:“怎么样啊?我给大家的可是好东西!你不一定买得到!”

   菊香笑了:“你能买到,为什么我就不能呢?”

   大刘瞪大眼睛:“真的,这可是我家阿满从江西引进的新产品,在金丝峡谷试种成功,商南才刚刚推广,下一步才大面积推广,所以啊,你要到商南才可以买到!”

   阿满?香菊听到这个名字。拿杯子的手颤抖了一下,急忙问:“阿满?他的大名是叫刘满南吗?小学和初中是不是在太吉河镇上的?”

   “对啊,你们认识吗?”

   菊香:“何止是认识,我们是小学初中的同学。”

   大刘:“那敢情好啊,我带你去他菊花基地,你要多少采多少!”

   大家嘻嘻哈哈和泡茶的大刘闹成一团,菊儿悄悄起身,站在窗户旁,望着楼下马路上的车辆,思绪游荡到几十年前。。。。 

\

    1978年,7岁小菊香上一年级,隔壁王奶奶领来一个比自己高半头的小男孩,说是自己的外孙,叫阿满。因为家住在山里,上学不方便,这不已经10岁了,比菊香大三岁呢,来镇上上学。让他俩搭个伴。

    菊香怯生生地打量这个男孩,他大脑袋,宽肩膀,深邃的眼睛同时也打量着自己。

    从此,上学放学路上,多了一高一矮两个形影不离的小孩身影。

    阿满比班级的其他孩子都要高大,老实但倔强的他自然而然成了娃头,也是菊香的保护神,她成了谁也不敢欺负的小公主。

    阿满家在山里,当时比起川道收成好的多,每个星期天,他的妈妈都会从山里带些白馍馍、豆渣馍、红薯棒、爆米花,这些对于当时川道的孩子来说,可都是馋死人的好东西,而阿满总是从自己口里省下拿给菊香吃。

    不上学时,阿满常常带着香菊,两人挎着个篮子,一起去河边,田野,山洼打猪草,菊香总是没有阿满打的猪草多,而回来时,菊香的篮子却是最满的,阿满把自己的猪草添给菊香。他们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后山,满山的野草、花儿、鸟叫声吸引着年幼的他们。阿满知道的真不少,春天,他能说出很多野花野草,那些可以当野菜吃,那些有毒;秋天,他领着小菊香,拿着小䦆头挖草药,山上的柴胡、黄芪、丹森、芍药等,挖回的草药晒干后,到镇上可以换钱买糖果、笔、本子等。

    菊香很是崇拜阿满哥哥,阿满说菊香的名字真好听,也像花儿一样美,说她像电影《大闹天宫》里的小仙女。菊香见阿满夸自己,扬起菊花般的笑脸说:“我娘生我时是秋天,后窗户地畔上一丛野菊花开的正旺,就取了这个名儿。”

   阿满说:“野菊花不但好看,也是一种草药,晒干了可以泡水喝,可以袪火、祛风热。”

   “是吗?”菊香顺手摘下一朵菊花放进嘴里,嚼了几下就吐出来,连喊:“阿满哥哥骗人,好苦啊!” 

    阿满狡黠地笑了:“是草药当然苦了。不过,菊儿妹妹,等我长大了,一定把这菊花嫁接成不苦的菊花,给你泡水喝。”

    菊香崛起小嘴巴:“阿满哥哥骗人。”阿满挠挠头,一本正经地说:“真的,我看见爸爸常常嫁接梨树,柿树,桃树,这菊花也一定能行!”

    菊香回答:“嗯,阿满哥哥厉害,一定能行!”两个孩子天真的笑声回荡在山林里。

\

    一晃两个孩子都上初中了,阿满的馒头、爆米花对菊香也失去吸引力,那个青涩的年龄,菊香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样跟在阿满屁股后面了。阿满个头突飞猛窜,高出菊香一个头,肩膀更宽了,声音变得浑厚,嘴唇上生出一圈淡淡的绒毛,每个清晨上学和晚上下晚自习,他一定会和菊香一起结伴而行,阿满说,自己永远会做菊香的保护人。

    转眼,初中毕业,同学们照毕业照,互相道别。

    晚上,阿满和菊香站在村口的歪脖子柳树下,河里的青蛙比赛似的叫的起劲。

    阿满说:“菊香,以你的成绩肯定能考上师范学校,恭喜你,我呢,不想读高中了,在外婆家住了多年,让外婆跟着我受了妗子不少气。”

    菊香问:“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啊?”阿满:“学门手艺,总不能一辈子呆在山里,将来连个媳妇也找不到。”说罢,嘿嘿笑着挠挠头。

  菊香说:“阿满哥,你人好,一定会有媳妇的。”阿满:“那你给我当媳妇好不好?”菊香脸烧烧的,扭过头,跺下脚:“哎呀,你坏死了!”

    阿满扳过菊香的肩膀:“菊儿,我知道你一定能考上,哥希望你考上了,如果考不上也要补习一年,将来毕业可以端上铁饭碗,你在哥眼里永远都是小仙女,以后谁欺负你了,告诉哥,哥一定揍扁他。”菊香仰起脸:“阿满哥,你真好!”

    那年,阿满19,菊香16岁。

    菊香如愿考上师范学校,阿满用自己挖山药挣的钱给菊香买了大大的笔记本,在扉页工整地写着:祝菊儿妹妹事业腾飞,天天开心快乐。

    阿满回山里那天,菊香一直送到村口,忍不住眼泪汪汪,说:“阿满哥走了,菊儿心里好空落。”阿满:“菊儿妹妹,哥虽然没考上学,但一定通过自己的努力,会出人头地的。”毅然转身离去,宽宽的肩膀渐渐消失在落日余晖里。

   菊香师范毕业当了一名教师,听说阿满去了外地闯荡,刚开始还收到过他两封信,是递到家里的,信里阿满只简单告诉菊香,外面的情况都好,让菊香好好学习,菊香回了一封,后来就再也没有他的信件了,他外婆去世后彻底失去他的消息。

   后来弟弟告诉菊香,是妈妈扣押了阿满的信件,做母亲是不容将来端铁饭碗的女儿,嫁给一个住在偏僻山沟的穷小子为妻的。菊香是个腼腆、听话的孩子,没有怪妈妈,知道和阿满没有什么结果,有关阿满的记忆,随着师范学校多姿多彩的生活渐渐模糊了。

   参加工作后,菊香和师范的一同学恋爱结了婚,婚后一年生了儿子,丈夫和自己一样是个普通教师,生活里没有大起大落,丈夫温柔体贴,他们在商洛买了房子,过着平淡安逸的生活。只是在午夜的梦里,阿满会不定期出现在她梦里,把她拉回儿时的记忆。心里念叨:阿满哥哥,你过得还好吗?

   这一晃20多年都过去了,今天猛然提到阿满的名字,往事一下子涌现在眼前。

   “嗨。美女,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啊?”大刘的喊声把菊香拉回到现实。菊香笑笑:“大刘啊,给我说说刘满南的情况。” 

   大刘一摇头:“嗨,要说我这堂哥啊,那简直能写一篇传奇故事,19岁便出去闯荡,可没少吃苦啊,给人端盘子、洗碗、捡破烂,啥没干过啊,现在总算熬出头了,先是给人家修汽车,后来自己开修理厂,再后来开始卖汽车,取了个广东媳妇,在商洛城里给大伯他们买房子了,这家伙不知咋地突然脑袋发热,扔下自己的公司,跑回家种植起菊花了,说什么开发家乡,有时间给你细说,哎,要不,咱们这里结束了一起去看看他,我也好长时间没见他了。他就在商南金丝峡谷。这个时候正是采摘菊花的时节。”

    菊香:那太好了,我们一起去。 

\

    车子在商南金丝峡崎岖的弯道上行驶,不停的转弯使菊香头晕目眩,几次恶心差点吐了。到地方缓了缓,大刘说,还要走近一公里的路才能到菊花基地,菊香穿着高跟鞋可受罪了,几乎被大刘连拉带拽,漂亮的白色高跟鞋沾满泥土和草汁,毛衣外搭几次被路边的荆棘挂住,很是狼狈。

    猛然间,空气里飘来一股清香,大刘说,到了,转过一个弯道,眼前突然一亮,这是一片成半月形的洼地,一片片没有形状,顺地形的土地,金灿灿的菊花开得正旺,虽已经是秋末,但还能看见翻飞的蝴蝶和蜜蜂。靠地畔的南边,一排房子,大刘说,那是工人住宿的地方。房子前一条弯弯的小溪,潺潺的流水声很是悦耳,溪边几棵老柿子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柿子,让人垂涎欲滴,几只喜鹊在枝头叫着,不时跳来跳去,毫无忌惮的享受这天然美食!丝丝清凉的秋风里夹杂着菊花的香味,空气干净的如过滤般清新,真是个世外桃源啊!菊香忍不住闭上眼睛,贪婪地深吸几口气!满山洼的菊花映的天空也一片金色,地里,工人们正在采摘菊花,一派丰收美丽景象。

    “喂,阿满哥,你看谁来了。你的同学,李菊香。”大刘拉长嗓子大喊。寂静的山洼,他的声音显得特别洪亮,所有人都抬起头向这边看过来,两个妇女指指点点,悄声说着什么,菊香尴尬极了,知道自己这身打扮在这荒山野洼,和那些干活的人相比很是刺眼。

    一个胸前挎着相机的高个男子向这边走过来,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,菊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:宽肩膀,大脑袋,他就是阿满哥哥!

\

    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,当年两个小孩子,今天见面都人到中年了!也许是整天呆在山里的原因,阿满看起来比一般人显老,褐色的脸,深邃的眼睛还是那么专注,只是多了份沉静,下巴和嘴唇上的坚硬胡须告诉菊香,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毛孩子了。 

    阿满握着菊香的双手微微有点颤抖:“菊儿,你一点都没变,还是这么美丽。我这满山洼的菊花,就差你这位仙女啦!”菊香羞涩笑了:“哎,你还是那么贫嘴!都老了!你这么多年还好吧?”阿满:“好好,就是比起你这吃铁饭碗的人辛苦多了,不过,乐在其中啊!你一点都不显老,看来这么多年你过的挺好的!菊儿,还记得我小时候说过的话吗?我要嫁接野菊花,我做到了。一次到江西出差,发现了这菊花,就带回来了,没想到挺适合这里的土壤和气候,你看这长势多好啊,喝着一点都不苦,甘甜入口。”

    菊香满眼是敬佩:“阿满哥,小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,你说过的事情就一定能办得到!”

    “是吗?那你也没嫁给我这干大事的人啊!”阿满说完还像从前一样挠挠头,自己先嘿嘿笑了!

    大刘在一边喊:“哎,哎,见了美女忘了兄弟啊,我这么个大活人你连看也不看一眼,怎么整?你们多年不见,还不喝几杯啊?”

    阿满在大刘肩膀捣了一拳:“就知道喝酒,到我这里没酒,只有菊花茶。走,我请你们吃饭去!”

    菊香却兴致勃勃地说:“吃啥饭啊,在这里多好啊!有山有水又有菊花!让人流连忘返啊!”阿满:“对,吃饭不急,哎,菊儿好不容易来一次,你这身旗袍的打扮在我这菊花前一站,那简直是绝配啊!来,给你拍几张照片!”一旁的大刘附和:“对对,鲜花配美人!”

     菊香拗不过两个大男人,被拽到菊花前,她的脸因为羞涩和紧张而通红,阿满不失时机拿起相机咔嚓咔嚓抢镜头,大刘在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帮菊香调整姿势,菊香被逗得开心笑了!这一笑,倾国倾城!她身后是怒放的菊花,头顶是美丽的晚霞。阿满拿相机的手在微微颤抖,眼眶里有热热的泪花,这辈子最喜欢的女人,此刻和为她而种的菊花融为一体,自己终于实现了生命中的灵魂之约,从此,生活里再也没有了遗憾!

\

    从山上下来,夜幕已经降临,这次,菊香没有晕车,一路上和阿满说着小时候的事情。

    菊香拒绝了阿满的邀请,说自己一定要回商州,大刘还在执意挽留。一边的阿满开口了:“大刘,你就送菊儿回去吧,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,回我办公室,给你拿几包茶叶吧?”菊香无法推辞,车直接进了商南县城,拐进阿满办公的地方。

    菊香接过阿满送的菊花茶,拿起一袋细细欣赏着,袋子上的金黄色的图案和自己身上的旗袍镶边一样,很是喜爱。

    大刘在一边又大喊了:“哇塞,大手笔啊!你这是重色轻友,每次我就一两盒,还死皮赖脸的跟你要,你这一送就是10盒啊!”

    菊香眼眶一热:“阿满哥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?山里气候凉,你记得照顾好自己!”阿满挠挠头笑了:“好的,菊儿妹妹的话我一定听!” 

   车子启动了,望着城市霓虹灯下越来越远的阿满,菊香百感交集,这短暂的一天,自己却同时经历了风和日丽与风雨交加!多年前,是菊香看着阿满离去,这一别就是20多年,今天,是阿满目送自己离开,两次离别两次截然不同的心境,不同的人生!

   岁月沉淀了许多人和事,有的人只是匆匆过客,有的却是你生命终老记忆,如自己怀中的菊花,虽然隔着纸袋,却依然散发着淡淡的幽香,使人荡气回肠!一生阅历人无数,真正对自己好的人、刻在心里的人,却是寥寥无几,此生遇见,足矣!如:金丝仙菊,一朵就好!

\

作者简介:秦岭山妹子,原名邓小莉,70后。陕西商洛人,现暂居商州。喜爱文学,空闲之余喜欢写写,爱好摄影,音乐,体育锻炼,做人坦城,不拘小节。愿与您结下文字缘,一起学习成长。

微信:dxl18991502916

\

 

上一篇:金丝峡诗歌抒怀

下一篇:最后一页